一纸纸一

费!利!克!斯!

麦!尔!德!魅!

老!子!超!爱!你!们!


百里守约和刘邦真好看

暴风哭泣

© 一纸纸一
Powered by LOFTER

【信邦】同类

.吸血鬼邦X白龙信 (是剧透嘛)

.信邦扮演普通人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故事w

 .大概...长篇(瑟瑟发抖)

---

 

01

 

“嗯...房租一个月八千我们平摊,水电费的话全部由我支付,可以吗?”刘邦手上拉着行李箱缓步走向客厅,扭过头对身后的红发男子眯眼笑,垂在肩上的耳饰反射出点点光芒,“我知道您对我将水电的费用承担有所不解,但其实是因为我有些特殊情况需要您体谅,算是一些补偿。”

 

“而且,看您的装扮...还是个学生吧。”刘邦侧过身拉开椅子坐下,将狡黠的目光投向韩信,语气轻浮却不会让人产生不快,“W大校服么...将它规规矩矩穿出门外的人,真的很少。”

 

校服并不丑,而且穿着它的人身材一级棒。黑色小西装衬出精瘦的腰线,衣领两侧各带着一条波浪线条的白色衬衣使颜色暗沉的搭配增添了一丝俏皮,墨色的西装裤勒出修长的两条腿,像是被雕刻出来的完美。

 

韩信的反应有点奇怪,一副皱着眉头很困扰又很生气的样子,但刘邦看得出并不是针对自己的,或许是他的话导致韩信回想起什么不好的事。

 

对于韩信的沉默不语刘邦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耸耸肩在内心感叹此人不好相处,然后掏出房子的钥匙伸手交给韩信“喏,如果弄丢了我这里还有备用,摆在窗口旁的花盆底下也有一把,以防不时之需。”

 

韩信楞了一会儿才将银白色的钥匙接过,从进门后就一直紧绷着的嘴角微微抽动了几下,半天后憋出了一句“谢谢。”

 

怪别扭的。刘邦想着,这句谢谢听起来没有丝毫诚意反而充满了“想打架吗”的敌意,有点害怕又有点发笑的刘邦最终靠椅背上,在韩信面前用手背盖住双眼轻笑出声——他的状态,根本就像一个防备被陌生人拐走的小孩嘛。

 

02

 

跟韩信日夜相处三天后,刘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对韩信亲密起来。

 

刘邦本身就是喜欢与他人交好的性格,特别在他发现“其实韩信这个人真有意思”后,动作便越来越没有拘束,一天下来挨肩靠背是少不了的,偶尔的言语调戏也给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乐趣。

 

“啊,话说,你是大几的学生。”刘邦吸溜着口中的面条,手中动作不停,含糊不清的问。

 

本来跟刘邦同步节奏吸溜面条的韩信僵硬了一下,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正襟危坐的注视面前正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的男人,犹犹豫豫的说:“大...大一。”

 

“啊,九月是新学期,所以开学就大二了对吗。”吃完最后一根面的紫发男人擦着嘴,然后左手撑着腮帮子对韩信眯眼笑,“真年轻耶。”明明刚来的时候一脸严肃很老成的样子,果然是装出来的,青涩得很嘛小屁孩。刘邦在心中对韩信进行了居高临下的蔑视,而另一个当事人毫不知情。

 

“不是。”韩信很干脆的反驳,“我的意思是,我是W大新生,入学大一。”

 

刘邦一愣:“那校服哪儿来的。”

 

韩信皱眉:“我朋友借我的。”

 

“他为什么要借你校服,你又为什么要借他衣服?”刘邦满腹疑问,“为什么你还乖乖的将这套衣服穿了三天?”我还以为你换过了只是款式一样。

 

“...”刘邦问一句韩信脸色黑一分,看着韩信狰狞的神色某个家伙聪明的噤声了。

 

刘邦双手举高以示投降:“我不问了,不过原来你什么都没带吗,跟我说一声也可以的。”他起身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儿后单手抓着一套崭新衣服出来塞进韩信怀里,“把你身上这套换下来,给,未开封的放心换上,校服直接堆篮子里。”

 

韩信脸色一点点缓和下来,说了句“谢谢”后就右拐回房间换衣服去了。而刘邦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笑着嘀咕一声“有种收留了流浪汉的感觉。”便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了。

 

03

 

 “刘邦?”门外的韩信象征性的敲两下门,然后就直接拧开把手进屋了,他慢步深入卧室扫了一圈没见到人,只听见浴室中的水流声。

 

那就...坐着等会儿?韩信思考着坐在紧靠墙角的两米大床上,感受到它的软度后更是躺在了上面闭上眼睛小憩。

 

谁知,不小心睡了过去。

 

韩信睁开眼后新一轮红日已经升至最高点,而自己身上还盖着一张纯棉薄毯,随着自己的起身薄毯滑落地板,韩信手快的将它抓住,一股清淡却确实属于刘邦的味道飘过鼻尖。

 

韩信苦恼的歪了下脑袋,门正好被口中叼着吐司的刘邦打开,对上那双紫瞳的瞬间还附赠了一个明亮的微笑。这让韩信颇为不好意思。

 

“啊..抱歉,不过昨天你可以把我叫起来的。”韩信耿直的指出事实。

 

刘邦并没有生气,韩信本就是一个直白的人,再说了他明白自己的好意已经被对面的人心领,跟年轻人较劲多没意思。“你睡我的床也没关系,昨晚我有事出去办,刚回来不到半小时。”

 

“可是....”你昨晚不是在洗澡么?韩信止住了声音,淋浴后出去办事似乎没什么不对劲,只是直觉告诉他有蹊跷。

 

“没事。”韩信对疑惑望着他的刘邦轻轻摇了下头,然后托出自己的请求“可以帮我一个忙吗?我想找一个人。”

 

“嗯?”刘邦把装有早餐的碟放在桌上——回家时顺路买给韩信的,对于他的话大惑不解,“如果你觉得我有这个能力的话,可以把他的信息提供给我看看。”

 

韩信低下头开始摆弄手机,半天后调出一张还算清晰的照片,上面是一个有着棕色头发的男孩,右手插在发中往后梳,脸上爽朗的笑容看起来帅气又潇洒。

 

刘邦手一抖,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他...他是你朋友吗?”

 

韩信表示肯定的点点头,“你看起来好像认识他。”

 

“没错没错,我认识,真巧啊。”刘邦不满的碎碎念,“这不是青丘...这是李白对吧,我把他号码发给你吧?”

 

将号码复制下来后的刘邦动作停滞了下来,抬起头看着韩信:“话说,我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诶。”

 

“....”

 

跟李白联系上的韩信对他点点头转身进了卧室,刘邦则是回到房间补眠。

 

04

 

刘邦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自家熟悉的天花板,而是一双清澈的蓝瞳,因为惊吓而毫无反应的刘邦继续在床上挺尸,韩信直起身子后扭身坐到了床边,看得出心情不错。“怎么了吗?”刘邦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含糊,侧过身后蜷起身子缩在被窝中。

 

“李白说今晚和我约出去吃饭。”韩信说道。

 

“哦,挺好的。”关我什么事。

 

“他特别点到说,那个紫发的男人也一起叫来把。”韩信伸出手戳了戳被子里的一团,“似乎有什么事想跟你面对面沟通一下。”

 

“...”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刘邦靠在床头,“知道了,还有多久到时间?”

 

“他说四点半到Y厅。”韩信看了下手机,“而现在是四点二十分。”

 

“...”

 

--TBC--

评论 ( 4 )
热度 ( 5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