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纸一

费!利!克!斯!

麦!尔!德!魅!

老!子!超!爱!你!们!


百里守约和刘邦真好看

暴风哭泣

© 一纸纸一
Powered by LOFTER

【信邦】恋爱之后

.微亮瑜 

 

.早就看穿一切的军事三人组,深藏功与名

 

.篇幅很长,所以假装字数很多(x

 

--

 

01

 

王者峡谷的众人在本该平静的一天,迎来了一个无法令人平静的消息。

 

原本安稳上单的刘邦最近开始了他的辅助生涯。

 

勤勤恳恳的帮忙刷野,悄悄摸摸的去开视野,永远是第一个进草丛,打团先手吃下控制技能,治疗摁的十分及时,面对面传大技术也愈发娴熟,

 

虽然以上特殊待遇仅限韩信享受。

 

此时笑眼盈盈的紫发君主偏过头亲昵的在韩信耳边言语,柔软的唇开开合合,仿佛下一秒就会触碰到韩信的耳骨。而平日中只有BUFF到手才会显露出一丝笑意的大将军今日变得格外温和,连说话都变得轻声细语起来。

 

黏腻了一会儿后,两人开始看似偷偷摸摸实则光明正大的十指相扣,己方诸葛亮用扇子遮住双目怀着一腔悲愤路过,即使实际上他透过淡蓝色扇叶还是将这个过程看得一清二楚。

 

他想张嘴叫韩信刷野发育,也想叫刘邦清兵带线,而不是蹲在中路草丛旁若无人的调情。但是看到两人配合默契的秒掉敌方探草辅助后,他决定这一局不发表任何意见,并且顺手给他们战后立马勾在一起的食指拍了张特写。

 

 好气啊,为什么打一局匹配都要被喂狗粮啊。这样想着的诸葛亮默默打开了群聊,将照片发了上去。

 

绝代智谋:

 

[图片]猜猜又会是哪一对情侣被公瑾的烈火烧死呢?

 

于是今天的王者峡谷就爆炸了。

 

02

 

青莲剑仙:

 

右边那只黑手套很熟悉,打野组的吗???

 

可恶,怎么又有一个人脱单了,难道潇洒帅气的我不是第一选择吗!!!

 

恋之微风:

 

所以另一只手是女生吗。感觉有点不像诶,骨架有点大呢!

 

传说之刃:

 

是的,而且手指很长。

 

那么看来也是男的了,好基

 

铁血都督:

 

我并不会针对情侣,只会针对你,诸葛村夫。

 

这两个终于成了?

 

绝代智谋:

 

公瑾这么不配合很伤心,顺便,下局双排吗。

 

他们似乎两天前就成了。  

 

言灵之书:

 

。。

 

他们大庭广众之下就不能收敛一点吗!!!

 

仁德义枪:

 

怎么聊得没头没尾的。

 

“他们”到底是谁啊??

 

苍天翔龙:

 

军师之间的对话就是不一样!

 

根本就看不懂!

 

仁德义枪:

 

。。

 

子龙,有些事情是不用承认的。

 

绝代智谋:

 

说出来怕你们不信

 

是主公的祖先刘高祖和韩大将军

 

沧海之曜:

 

!!!

 

森之风灵 :

 

!!!

 

恋之微风:

 

!!!

 

光明之海:

 

霸王:

 

???

 

青莲剑仙:

 

??????

 

绝世舞姬:

 

OK大事件

 

匹配走起

 

我要亲眼见证一下消息的真实性

 

恋之微风:

 

貂蝉姐姐我也想一起!

 

@  铁血都督 周瑜大人来吗?

 

铁血都督:

 

不了,三法师不利于游戏平衡

 

@ 绝代智谋 村夫,说好的双排

 

03

 

说干就干的绝世舞姬第一局就幸运的匹配到韩信刘邦。

 

被三人包围的貂蝉开启大招疯狂躲伤害,但是血量还是渐渐下降,即将归西的瞬间一束白光环绕在她身边,犹如天神下凡的刘邦出现在身边,还贴心的给了两口盾。看着被白条填满的血量貂蝉打起了鸡血,局势发生大逆转,不一会儿残血的三人就纷纷到地。

 

貂蝉转了身张开嘴准备表达谢意,却发现人早已不见。她疑惑的望向小地图,只见刘邦笑吟吟的蹲在草丛看着韩信打河鳖。

 

貂蝉:...打个小怪有什么好看的

 

她向下河道走去,正巧听到刘邦与韩信讨论刚才:“其实本是不想救的,但男子总归要怜香惜玉一点。”

 

刷完小野的韩信一转身就开了主宰,手上挥舞着长枪脸上毫无波澜,只是淡淡的开了口:“君主的所作所为当然十分正确,先不说如果貂蝉死了会缺少一个主力,如果对面趁机强行开团我们也讨不了好。”

 

听着韩信平淡的语气想来心中应该不甚在意,可貂蝉硬是听出一丝不满来,于是忆起看到自己当面撩拨他人的吕布也是这种神情,明明醋得死去活来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嘴硬的不行。

 

跟貂蝉一样深知韩信心情的刘邦微笑愈发夸张,但是正与主宰奋斗的韩信并没有察觉,抿着嘴手上动作越来越狠厉,恨不得将这无辜的生物千刀万剐才好。

 

已经在草丛中盘腿而坐的刘邦拖着腮帮,歪着头一副无辜的语气:“重言如此有远见,甚是欣慰。但是CD期间重言还是不要太浪,毕竟我会跟不上节奏。”

 

 韩信蹙着眉头,颇为不服气的张开嘴,刘邦看出了他想要反驳的意图,抢先一步开了口:“当然不是因为不相信重言的实力,仅仅是因为说好做你唯一的辅助,总归要尽职尽责一点。”言罢他眨了眨眼睛,像一只偷到惺的猫一样笑了起来。

 

韩信无奈叹气,一个二技能移到刘邦身边,在他微微诧异的眼神中俯下身与面前之人相抵着额头,假意愤愤的说:“明明是君主自己提出回到辅助位,如今似乎有了怨气,将一切推到臣身上来?”

 

“你怎么会这么理解?”刘邦哭笑不得,伸手把玩韩信身侧的发梢,示弱般凑近与他脸颊相贴,讨好的蹭了一蹭“你明知我是不舍得与你分离太远,便于欣赏你潇洒的身姿才不愿回上路的,即使在之前,我的大招不也是只留给你?今日不过是因为实在想看重言吃味的样子才故意传送过去,果然...和预料中一样可爱得很。”然后刘邦像是把控不住一样,倾着身子在韩信侧脸亲了一口,哈哈大笑起来。

 

 被这么一闹韩信也没了脾气,一开口便透出一丝丝的笑意“君主怎如此爱开重言玩笑,本以为在这之后您会收敛一点。”

 

“当然是因为在一起后才更无法收敛,”不似韩信那么含蓄,刘邦挑着眉点破两人之间的关系,“如果韩卿介意,完全可以随时调戏回来。”

 

两人的身影越靠越近,直至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交谈,只有衣料互相摩擦时细碎的声响,以及轻微的呼吸声。

 

04

 

仿佛一个透明人的貂蝉觉得狗粮有点撑 ,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有家室的女人,不禁潸然泪下。

 

 她颤抖着拍下身旁充满甜蜜气氛的两人,决定给王者峡谷的众人打个警钟

 

绝世舞姬:

 

[图片]大家做好准备,他们将会是下一对干将莫邪QVQ

 

--END--

 

评论 ( 5 )
热度 ( 51 )
TOP